鱼丸粥的不安定er

剑与诅咒永相随。

【喻黄】玫瑰玫瑰(END)

转了

兔兔尔斯基:

#原著向 


#私设有 


#参加一下深夜60分


   


    关键词:欧气


    选的是原著里巨喜欢又炒鸡心疼的一个地方,私心写个糖吃,写得不好请见谅><   


    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记者会上喻文州一句“即使是为我们好,像这样的胡说八道,恕我们也不能接受。”黄少天在旁边听着差点没笑岔气,虽然心中满是输掉比赛的愤恨和酸楚,但不得不说喻文州这句话说得实在解气。 




  乃至于结束采访后,喻文州宣布“假期从今天开始”时,他的精神仍然有些恍惚,倒不是担心喻文州是说来安慰众人,他对喻文州调整心态的能力是很放心的,也相信喻文州只会比他更早的对这个赛季的比赛,对蓝雨全队,甚至是对下一个赛季有所考量。完全不需要担心。 




  黄少天端着水杯在俱乐部晃荡一圈,差点连垃圾桶都去看了,喻文州在和他说完话后整个人像是从俱乐部蒸发了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 




  “人呢?”黄少天自言自语,推开宿舍门,却看见喻文州正安静坐在房间地板上,面前摊着一堆照片,空调冷气开得很足,不过他就这样坐着,手里拿着照片。 




  “哎?队长。”黄少天指指门外,又指指他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就只好在门口站着,宿舍门未关,走廊上队友们说话的声音飘进来。 


 


  “进来吧。” 




  喻文州见是黄少天,往旁边坐了坐,腾出一块一人大小的地,示意黄少天坐过来。 




  黄少天带上门,外界的声响一并隔绝。喻文州神色如常,他并不知道喻文州要干什么,不过他不打算去猜,也不打算多问半句,脱了鞋坐在喻文州身旁,迎着他的目光,差点没控制住伸手抱他一下。 




  “这是什么?” 黄少天捡起一张照片问。 




  喻文州说:“刚才收拾桌子不小心碰翻了影盒,正好你过来了帮我一块分一分吧。” 




  黄少天嗯了一声,坐得离喻文州更近一点。 




  照片散乱无章,大多是队友们一起出去玩拍的私人照片,也有两个人的合照。两人都默契的盘腿而坐,不说话,一个人挑,一个人分。窗外映进来闪烁的灯光,又倏而暗下去,比赛失利带来的不甘和愤恨好似一并远离,此时此刻,他们两个只安静的坐着,做着普通而又平常的琐事。 




  漫长的岁月里充满着无限的可能,无限的可能里充满着无尽的锋芒。 




  黄少天想,他确实想多了。 




  他想起记者会上喻文州的几次眼神制止,想着这人分条细缕驳斥记者的观点和看法,微笑说着“下赛季再见”时的从容淡定,隐隐约约还会想到满腹不甘但又莫名解气,只好坐在旁边,不得不努力控制情绪的自己。 




   于是他握着照片,转过头看了一眼喻文州。 




  “怎么了?”喻文州不用抬头,也确定黄少天在看他。 




  “呃……”难得的卡词,黄少天一时不知自己要说什么,“我是想说……” 




  喻文州笑了一下,抬眼看他,“不用担心我。” 




  黄少天无法反驳,跟着他笑了一声,“我才没有担心你,你还需要我担心吗?” 




  气氛良好,很适宜做些应景的事。




  然而外面传来一阵躁动,喻文州停下手里的动作,问,“外面干什么呢?” 




  黄少天转过头,宿舍门被敲响,原来是卢瀚文他们打算放假前出去玩一玩,问两人要不要一起。 




  喻文州摇摇头示意他有事要忙,叮嘱大家出去玩注意安全,两人的目光又落在第三人——黄少天身上。 




  “那什么……”黄少天看看喻文州,又低头看看收拾得差不多的照片,脱口而道,“我也不去了,有事呢,你们好好玩啊。” 




  卢瀚文关上门,不多时嘈杂安静下来,应该是众人出去了。 




  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,问,“你要忙什么?” 




  黄少天笑笑,“忙着陪你咯。” 




  喻文州三两下收起照片,封好盒子,把它塞进抽屉里,随后看了一眼时间,拉拉黄少天的手腕示意他起身。 




  “那我们也出去玩。” 




  黄少天笑得很开心,跟着喻文州出门,两人走得匆忙,连声招呼也不打,跑出俱乐部,一身的热气。 




  沿着街漫无目的的溜达,黄少天突然说,“遭了,忘了拿手机钱包了。” 




  喻文州的衣服是洗完澡换的,更没有这两样的东西。两人站在大街上大眼瞪小眼,黄少天一摊手,“我是身无分文,要么我们回俱乐部,要么就只看不买。” 




  喻文州淡定的在口袋里一通翻找,所幸身上还有点零钱,数数只有三十五块钱。黄少天哭笑不得,直言三十五块钱还不够买两张电影票,要不干脆找个网吧看电影吧。 




  喻文州显然不同意这个提议,慢悠悠的说,“三十五块钱足够了。” 




  够什么啊?黄少天简直无奈了,奈何喻文州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好像揣着的不是三十五块钱,而是三百五十万,走路带风,颇为胸有成竹。 




  晚上出来逛街最大的好处是不用担心被粉丝认出来,街边店铺响起震天响的音乐声,掩盖街头如流水般的喧嚣。那声音是含着跳动的,不停歇的放浪因子,仿佛是在刻意敲碎百转千回的不甘和不快。 




  黄少天在一片单调的音乐中呆滞半晌,才后知后觉的跟上喻文州的脚步,喻文州伸一只手牵着他,勾着他的手心。身旁匆匆而过的行人笑声传得很远,两人逆着人流慢吞吞走着。 




  “我们去哪?”黄少天用小拇指戳戳喻文州的手心,他的手心干燥温暖,天生有一股让人安定的力量,“要不听我的还是去找间网吧——哦对,我想起来了,你是不是很久没去过网吧了?偶尔去体验一把和在训练室的感觉是不一样的。” 




  喻文州一把攥紧他不老实的手,扬扬下巴示意他向前看。 




  街口有摆摊打靶子的,黄少天玩过,十元六支标,按中标的层级兑换奖品。他上次玩只打中了四支九环以上的,换了个便携榨汁机,结果带回去玩了没两天就坏了。 




  黄少天想说这玩意纯粹是坑钱的,图个乐呵哄哄小孩子罢了,然而喻文州已经拉着他,目的明确的朝小摊走。 




  “我提醒你,我们只有三十五块钱。”黄少天小声说。 




  “嗯。”喻文州点点头,又问老板怎么算。 




  老板说五支九环以上,换个等身抱抱熊。黄少天瞅瞅所谓的抱抱熊,目测有一米三四,要是真能打出五支九环,相当合算。 




  不过这也太难了,基本不可能。 




  “算了吧。”黄少天兴趣不大,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,“走吧走吧。” 




  喻文州已经付了钱,接过老板递来的六支标。 




  黄少天:“……”成吧,不就十块钱,花得起。 




  在他看来,要综合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才能中一等奖,再往下的奖品就不值钱了,喻文州又不能翻手成云覆手成雨,除非他突然运气爆棚。 




  这么想着,喻文州扔出第一支标。 




  9.5环。 




  黄少天挑挑眉,开门红。职业选手加分效应是很明显的,最起码手稳。 




  第二支,9.3环。 




  黄少天看了一眼喻文州,抿着唇,食指轻轻摩挲着标身,准备扔第三支。 




  可能是老天看两个大老爷们出来玩,身上只有可怜巴巴的三十五块钱,实在是心疼。喻文州六支中五,压着线得一等奖。




  到最后老板只剩连声说“厉害”的功夫,黄少天看得出来,尽管老板脸上带笑,心里八成不情不愿,要不是三人六只眼睛齐刷刷看着,指不定要怎么算呢。 




  接过抱抱熊,黄少天忍不住问,“我靠,文州你是不是开挂了?怎么这么稳,这不科学。” 




  喻文州也没想到真能六中五,戳戳熊脸,说,“可能是我运气好。” 




  两人抱着熊不方便玩,只得找了家连锁超市寄存,从超市出来,黄少天又有了新的烦恼。 




  “这么大的熊,我放哪?” 




  “放你床上啊。” 




  “为什么放我床上,不是放你床上?” 




  喻文州笑笑,“赢给你玩的,当然放你床上。” 




  黄少天脸一红,不吭声,忙双手插兜四处打量试图转移注意力。 




  重新跌回震天响的音乐里,这回是急促的。黄少天眼光瞥见对面一家店门口的娃娃机,亮着幽幽灯光。 




   两分钟后,两人站在娃娃机前。 




  “我先坦白,我纵横抓娃娃场多年,一次也没成功过,上次和瀚文他们出来,说是抓个娃娃玩,结果我们几个轮番上阵花了一百多,通通吹了。”黄少天盯着娃娃机说,“喻大仙,要不您试试?” 




  “这个有点难。”喻文州很诚恳,“我也没抓到过。” 




  “也许会有刚才的幸运加持,反正就十块钱,你抓抓看。” 




   喻文州投了十块钱,娃娃机启动。 




  大气不敢出一声,黄少天紧紧盯着抓手,每动一点,他的心就被狠狠地揪一 下。也许是怀有期待,认为喻文州真能抓个娃娃。 




  五分钟后,两人站在街边,黄少天怀里抱着一只布偶企鹅。 




  玩之前两人就究竟抓个什么玩偶出来小争一番,好像机器里的娃娃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,两人争来争去,最后喻文州哭笑不得的说,“还没开始抓呢,就开始讨论后续了?听我的,抓那只企鹅吧,我看它和我们有缘。” 




  正所谓“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手难牵”,黄少天简直惊了,“你今晚是欧气值点过头了吗?说抓就抓,你比王大眼还神啊——我好后悔刚才没录下来,拿回去和瀚文他们分享一下,让他们看看队长的英姿。” 




  喻文州自己也有点意外,娃娃掉出来时甚至以为在做梦,天知道他只是随口一说,真给面子。 




  他说,“我们只有十五块钱了。” 




  “嗯。”黄少天重重点头,“买两杯奶茶够呛。” 




  两人沿着路继续走,街边音乐逐渐远离。音乐声一远,同这片偌大的无边无际的土地的联系便所剩无几。擦身而过的行人匆匆走着,奔向一个又一个的终点,再一遍又一遍的踏上新的征途。 




  黄少天有点明白喻文州为什么要拉着他出来玩,有时候这个人不足为外人道的温柔和体贴并不宣之于口,在他看来喻文州的成熟也许更甚于他,接触的事并不比他少分毫,他对待很多事都能更加自我,也更妥帖。尽人意时,不尽人意时,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,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。 他的行动总是会无形中感染很多人。 




  比如自己,再比如队友们。 




  也许自己应该说点什么,但好像不论说什么都是多余,黄少天亦步亦趋的跟着喻文州身旁,眼睛片刻没有离开过喻文州漂亮的指节。最终那段手指勾着他的手指,连同他的心一并勾起。 




  好似大梦初醒,黄少天重新落入人声喧嚣的街头,喻文州牵着他拐过路口,一家花店闯进两人的视线里。 




  “十五块哦。”黄少天再次提醒他,笑得很狡黠,“买不起的。” 




  喻文州说,“看看也行的。” 




  两人进了花店,卖花的女孩迎上来问两人要买什么花,黄少天冲喻文州一努嘴,示意姑娘是这个人要买花,不是自己。 




  “玫瑰……”喻文州说了两个字,声音一顿,问,“一支多少钱?” 




  “十五。” 




  “那就拿一支吧。”喻文州很干脆。 




  “好的。” 




  不等黄少天出声阻止,女孩已经转身进了店后,黄少天只得对喻文州说,“买玫瑰干什么?还不如我们去买奶茶喝。” 




  “即使只有十五块钱,也不能委屈了男朋友。” 




  黄少天叹了口气,脸上却挂着盈盈笑意。 




  两人等了一会儿,女孩走出来,手里没有拿着玫瑰花,对喻文州说,“先生,您是我们店这个月第520位客人,所以我们免费送您一束花,请问您还是只要一支玫瑰吗?” 




  黄少天微微瞪大眼睛,明晃晃的难以置信。这次就连喻文州都是实打实愣住了,乃至于店主一说完,两人都忘了开口。 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



  “先生?”女孩又问了一遍。 




  “哦,抱歉。”喻文州回过神,连忙说,“还是一支玫瑰,谢谢。” 




  出了店,黄少天笑得直不起腰,拍着喻文州的肩膀说,“我知道了,欧神降世,不好意思恕我眼拙,我是不是得把你供起来?连逛个花店你都能散发欧气,行走的欧洲锦鲤!” 




  喻文州无奈的看了他一眼,把花塞给黄少天,寻思怎么堵住他的嘴,“还有十五块钱。” 




  “哦对对。”黄少天如梦初醒,连连点头,“行了,我们赶紧去把那只大号抱抱熊领回来,回俱乐部吧——你不会真打算花得一分钱都不剩吧?” 




  这次喻文州没再和他唱反调,两人取回抱抱熊,拿不开的布偶企鹅让喻文州拿着,两人往回走。 




  经过广场,看见有人在露台弹吉他。黄少天知道喻文州会弹吉他,以前大家一起起哄时,喻文州被闹得没办法,抱着吉他给大家弹过。边弹边唱,嗓音柔软而又深情。 




  弹吉他的是个男生,旁边坐着一个正在玩手机的女孩,现场还围着好些人,都是过来听吉他的。黄少天看见一旁的牌子上标了“三十元一次”,心道这次可不会有“520”幸运加持了。 




  “走啦,别看了。”黄少天拉拉喻文州,“我的哥,人家三十元一次,你只有十五块钱,别闹。” 




  “你猜他会不会打折?” 




  “不会!”黄少天斩钉截铁的回绝,“你以为商店搞促销吗?还带大酬宾呢。” 




   喻文州示意黄少天拿着布偶,朝露台走。 




  “哎!”黄少天没办法,只好跟上去。 




  眼看着喻文州走到坐着的那个女孩面前,弯腰和她说了什么,隔太远听不清,黄少天抓耳挠腮的难受,很想转身就走,又不忍心丢下喻文州。 




  之后那个男生把吉他递给喻文州,喻文州坐在高脚椅上,随手拨了两个音。 




  “卧槽。”黄少天一脸懵,“什么情况?” 




  他不由自主的走近些,再走近些,喻文州已经开始弹吉他了。 




  他没有唱,只是安静的拨着吉他的弦,每一个抬头的瞬间都会准确无误的落在黄少天身上。灯火阑珊一片海,摩天大楼反射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,千万个人在不知明天会怎样的旅途中活着,而喻文州坐在台上,背靠全世界,弹着全世界。 




  一曲终了,喻文州把吉他还给男生,付了钱,快步下台阶拉起黄少天挤出人群。 




  黄少天仍旧处于大脑当机状态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,“你,你怎么做到的?” 




  喻文州说,“我猜那个女孩和台上的男孩是一对情侣,我就去和女生说,我的恋人想听我弹吉他给他听,可是我只有十五块钱,弹不起,但是女生说十五块钱也可以,所以,如你所见。” 




  台上重新响起吉他声,这次有人在唱,也许是受了喻文州的影响。黄少天的表情从怔愣化成惊喜,最后是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,“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情侣,万一不是呢?多尴尬。” 




  “打赌嘛,一半对一半。”喻文州不以为意,表情甚至有些小得意。 




 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,缓缓说道,“走吧,咱们去买彩票,我知道了,今晚的你即将大杀四方,赶紧的我们去买彩票。” 




  “不不不。”喻文州一把拉住黄少天,提醒他,“我们没有钱了,三十五块钱花完了。” 




  黄少天:“……” 




  他一脸苦恼的说,“完了,我的大奖吹了。” 




  “吹了就吹了吧,强扭的瓜不甜,走了,这次回去了。” 




  回到俱乐部,发现众人还没有回来,喻文州打电话确认其他人一切安好便不再多管。现在严格来讲已经是夏休期,玩得晚一点也不要紧。 




  三十五块钱领回来一支玫瑰,一大一小两只玩偶,附加一首歌,黄少天感叹太超值了。心头那点不甘和不快早就烟消云散,他甚至很有心情的哼着歌,曲子就是喻文州弹的那支。 




  喻文州坐在沙发里,看着黄少天忙活着收拾东西,捏着玫瑰花,有些纠结。 




  “这花不用半个晚上就蔫了吧?” 




  “你找个杯子,放点水,插进去可能能保持得久一点。” 




  “是么。”黄少天嘴上不太相信,不过身体实诚的去找杯子,接水插花。 




   喻文州看着他,敲敲沙发扶手,“过来。”他对黄少天说。 




  灯光倾泻下来,黄少天看看喻文州,从眼神里读出一丝玩味,却还是听话的走过去。 


 


   “干什么?” 




  “让我抱抱你。”喻文州的声音又轻又软,打在黄少天心尖儿上,黄少天走到喻文州身旁,喻文州示意他再走近一点。直到贴着沙发,感觉到喻文州的脑袋靠着自己的腹部。 




  黄少天抬起的胳膊终于是落在喻文州肩头,喻文州便又贴的更紧一些。 




  也许喻文州是有话想说的,黄少天想,这个夏天来得太快,哪怕是喻文州,都措手不及,可他没有说,只是向自己讨一个怀抱。甚至算不上怀抱,只是轻轻靠着。 




  那么再多的安慰性话语都是多余的。 




  下赛季见,便是最好的承诺。 




  黄少天收紧拢着肩头的手,轻声说,“我在这里。” 




 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动人的句子。喻文州闭上眼睛,即使明日风高路斜,即使未来颠沛流离。这一句话就足够他坚定地走下去。 




  便不能回头了。 


     




  【END】 


  诚心建议一句:转发这条欧洲鱼,你这个月都会好运连连😂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【存档🐎】舟渡甜文整理·180917更新

小黄文在这里:

分类规则:先是按照一发完和系列向分类,再是按照作者分类。


【作者排序按照ID首字母顺序排列】


一发完:


A




  1. 💙【舟渡】一日(L)



B




  1. 要听生日歌吗



C




  1. [默读]《费事儿饲养手册》(舟渡)





  1. 【舟渡】且知凉


  2. 【舟渡】抱抱





  1. 【默读|舟渡】想见你,想要你



D




  1. 🌸【舟渡】烟火





  1. 可是,我想你了(高甜预警)



F




  1. 【舟渡】自渎


  2. 【舟渡】贼心



J




  1. 【默读】《致尊敬的骆闻舟同志》





  1. 【舟渡】费渡是个奶糖精





  1. 念念不忘



K




  1. 【舟渡】骆闻舟出差后费渡的三两事儿



L




  1. 费渡抱回来的猫就决定叫费一锅啦



P




  1. 一千万辆自行车



Q




  1. 【舟渡】远灯


  2. 【舟渡】为什么刑侦队都举起了火把


  3. 【舟渡】骆氏收容所今天开张了吗



S




  1. 【舟渡】毒液(别害怕是小甜饼😂)



X




  1. 【舟渡】Influenza



Y




  1. 【舟渡】刑警家的二三事



Z




  1. 【舟渡】软糖 小甜(yellow)饼 日常





  1. 【舟渡】一颗糖 不甜不要钱!





系列向


D




  1. 舟渡 · 默读 · Yes, I will

    舟渡 · 默读 · Till death do us part





论坛体


J




  1. 【舟渡·夫夫啵嘴炮的情趣时光】①

    【舟渡·夫夫啵嘴炮的情趣日常】②

    【舟渡·夫夫俩的情趣日常】③

    【舟渡·夫夫俩的情趣日常】④

    【舟渡夫夫的啵嘴仗日常】⑤

    【舟渡夫夫啵嘴仗日常】⑥

    【舟渡夫夫啵嘴炮日常】⑦

    【舟渡夫夫的啵嘴炮日常】⑧

    【舟渡夫夫的情趣啵嘴炮日常】⑨

    【舟渡夫夫甜蜜啵嘴日常】⑩

    【舟渡夫夫情趣日常】①①

    【舟渡夫夫啵嘴日常】①②



R




  1. 【舟渡/论坛体】老板的警察男友(1)



X


 




  1. 【舟渡】点我在线观看舟渡周♡末♡生♡活♡(日常向①)

    【舟渡】点我在线观看骆闻舟老♡脸♡一♡红♡ (日常向②)

    【舟渡】下雨天当然要两个人一起待在家里啦(日常向③)



Z


 




  1. 《默读》舟渡同人


冲鸭!

凪乐乐乐乐:

占tag歉!
各位赶紧给天天投票吧呜呜呜
投票转发私我
抽送全职福袋两个(;д;)
抽送立牌五个
抽送红包十个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
贫穷女孩要哭了ball各位帮我扩扩

全世界最好的鱼鱼|。・㉨・)っ♡♪

The Ring Means All:

“连我这样都没有放弃,你们有什么理由呢?”
他不会放弃,他同样是一位为战队付出的所有的队长。其他队长为了战队放弃自己的优点,而他为了战队一直在用其他方式弥补自己的弱点。想想每次比赛,黄少天每次看不出场上局势时都要和喻文州交流。
他是你的明星,而你就是他能够稳立于这片大地衬托他所有光明的暗影吧。

为什么要放弃,你们都很优秀啊!

cnm笑死我了

从魔仙堡摔下来的九.:

P图找乐子

方士谦狂剑士梗来自大王!侵删致歉!

抱歉,喻文州真的了不起

空半仙:

喻黄就很好玩2333
不知道是不是GIF啊ummmmm
如果不行的话ummmm
我们走外链么

偷出手机看喻黄的我

苍楠:

我jio的可以,是我本人每天的状态了,娱乐一下www

The Ring Means All:

睡前随笔
十二生肖喻是蛇啊——
正好狂野情人paro是蛇之目重种
呜哇——其实如果是白的蛇,可以是虬褫,外白内黑,很适合喻总了(。)

燃烧原野:

这次试着创作了新的paro——幻想荣耀大陆★!

杂糅了部分账号卡设定和魔幻色彩!,还玩了些原著里的细节梗(?)如果有留心的同学希望可以会心一笑哦❤

老样子首棒先发还是蓝雨!❤我很喜欢蓝雨的设定!给予了这个部落这样的设定也是思考了很多他们适合什么样的背景!最后构思这个!

黄少的夺剑梗也是来自原著不过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想到23333XD(顺便大家可以猜猜他都夺过谁的剑,虽然没奖。)

最后一张是NG的未采纳稿件!其实还有一个喻队的初设,结果也作废了,跟黄少的理由恰好相反,太性(niang)感(pao)了……不符合我大幽冥术士忧郁而装逼的鬼畜气息(白猫捂脸·jpg


然后这个就是新刊的内容啦!大概会放出40P左右!有本子的三分之一那么多(干,也太多)~反正大家图个乐呵嘛!


感谢大家接受我的剑走偏锋邪门歪道颠三倒四!其实画的时候特别忐忑特别紧脏!!我别的不擅长但是在胡搞乱搞、开高达炸平地球和任性方面却是登峰造极的一绝(你懂就好。

接下来会慢慢更新其他族群!~如果可能的话希望可以比不良学院更做的更好更有趣!我超——想赢不良学院啊!(人啊……为什么总是想正面肛过去的自己呢!(不不不只有你想吧。


以及感谢排版小天使lox还按照我的鬼要求做了蓝雨的徽章!超美的我要哭出来!还在我的斯巴达式审稿下排了十遍版,我真是一个魔鬼一样的甲方,龟毛起来简直飞起!处女座都要怕!(。


哦?最后你问我郑轩的腰侧哪里是不是露肉的

我的回答是——

鹤相欢:

#阅前警示
#这不是安利贴!!
我是一个完全不专业根本没学过写字的胡来型选手,所以关于练字我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意见可以提供。
我真的没有刻意练过字……不是吹逼是怂……
水彩画龄6年左右,纯自学。

具体工具:
※※※警示※※※
全为lo主@鹤相欢 个人向,不负责,也不撕逼。
工具各有好坏,善书者不择笔,与诸君共勉。
手写↓
※笔※
硬笔:Sailor冬之星辰/Candy
Pilot笑脸/Capless/Elite/FL-5SR
三文堂ECO/580
SKB/F12/F10
永生659
半步美工
KACO SKY
王者普一
英雄9086/2016赛璐珞

部分手工尖及手工制笔


软笔:吴竹莳绘物语黑鹤寿
普通水彩勾线笔
普通小楷毛笔
吴竹卓上08/写乐凉风花监制/派通SFW33B
樱花PIGMA

※墨水※
PILOT百乐色彩雫
Sailor写乐/KobeINK
PENBBS中国钢笔论坛墨水
Noodles'ink鲶鱼
Diamine戴阿米
部分自调

※纸※
国誉点阵/罗地亚方格/记忆女神
巴川纸/熟宣信笺/笔墨公园/道林纸
丘山志三行笺/五行笺
猫的天空之城无酸纸

※修图※
IPhone自带相机/PICART
FOODIE/ButterCamera

※※※※因为个人喜好,硬笔大多为F尖-MF尖,EF很少。

水彩↓
※颜料※

荷尔拜因植物色管彩

新韩专家级三十色

美利蓝蜂鸟三十色

MG/DS自选色管彩

雄狮十八色固彩
吴竹二十四色耽美颜彩/珠宝盒/金色系颜彩
黛尔罗尼十二色固彩
梵高二十四色固彩
温莎牛顿二十四色管彩
歌文黑盒二十四色
樱花十二色固彩

※辅助颜料※
开明金墨水/白墨水
天马留白胶
雄狮高光漆笔
玛丽广告色

开明水彩调和液/温莎牛顿牛胆汁

※纸※(常用)

获多福300g细纹/正反两面
梦法儿300g中粗
LANA300g中粗/正反两面
康颂1557素描纸(275g)
1557水彩250g
枫丹叶300g中粗/正反两面
康颂Creative系列

有问题※请阅读后评论※,能帮到你我也很开心。一直以来多谢关照了,未来也请多指教!